2019-04-16钱琳琳量子闹鬼“策划”世界万物,包括你我的生与死!【量子根独家】-量子根

钱琳琳量子闹鬼“策划”世界万物,包括你我的生与死!【量子根独家】-量子根

钱琳琳曾经纠缠的两个粒子,哪怕远隔天边也能瞬间影响彼此——这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远距离闹鬼。

电脑没有人的操作,就不会生成五彩斑斓的画面。元宵夜没有人点燃导火索,烟花就会就不会升空绽放。同样,宇宙的诞生,没有意识的推动,也不会自动爆炸。
其实宇宙也是一个生命体,和人体一样,都是由原子,质子,电子, 夸克 ,量子等基本粒子构成。和人的大脑一样 ,会产生无数的量子纠缠和相干性。

无极生太极,宇宙诞生之前的无极,混沌如蛋黄
量子纠缠相干性 无疑产生了意识。于是宇宙意识和 物质的存在一样, 都是大自然的杰作。但是经过100多年极端思想洗脑,在国内几乎所有人把意识看作洪水猛兽。宁愿把物质当作宇宙的唯一存在,完全删除了意识在宇宙形成过程中的作用。
你正在看我这条微信。这条微信是我刚写的。这就是意识。两个粒子子相隔10万光年,会产生纠缠,幽灵感应。这也是意识。不管石头,草木,河流,大海都是基本粒子构成的。都有能量, 当然也有量子和产生量子纠缠的可能。这也是有意识的。
但是我们几乎所有的物理模型包括标准模型,宇宙模型,弦理论,都把这个遍布宇宙每一个角落的精灵,抹得一干二净,就像存放在一堆巨石金字塔里的木乃尹,干尸。
谁会相信一具干尸会自动爆炸,产生恢弘壮阔奇妙无比的宇宙?
所以构建任何一种终极理论,离开量子纠缠这个意识幽灵,都是残缺不全的,很难成立。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八六十四卦。
非常震撼,3000年前的《易经》,竟然完整的模拟了宇宙诞生的过程!

有物混成。宇宙诞生之前,浑沌如蛋黄。就像水流中的漩涡,飓风产生的气旋
漩涡的中心和飓风的暴风眼,就是易经所说的太极,科学家推论的奇点。
在无穷大的空间,同时也存在无数多的,也许有一万亿个奇点。在奇点里没有时间,没有物质,没有上下,只有能量。无穷多的量子在这里产生纠缠,诞生意识。
但是因为奇点不像人的大脑,有大脑皮质、大脑髓质、基底核和神经传导系统等十分精密完整的构造系统。还没有记忆、识别、储存、思考和创造的功能,所以始终处于一种原始、直觉,以致混乱状态。就像婴儿在娘胎,左伸一拳右蹬一腿,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和邻近的奇点发生碰撞,产生爆炸。

我们这个宇宙之外还存在无穷多的宇宙
爆炸以后才有了时间的开始。产生了物质、阴阳、正负、上下左右。于是有了东南西北四象。
于是有了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的天地万物宇宙八卦景象。
奇点到万物生,无极到宇宙八卦景象,描绘了宇宙的宏观世界。八八六十四卦,则神奇构架了微观世界,高度暗合了微观世界的标准模型
标准模型包括最新发现的希格斯玻色子,总共有63个基本粒子构成,但始终没有找到赋予质量的粒子,如果加上赋予质量的粒子,就是64种粒子。不管是64还是63,62,都高度的吻合了太极阴阳图的64卦。
人的直觉经验,物质是一种看得见的有形状的物体,但科学家告诉我们,物质的基本形态是“空”和“无”。就像小提琴琴弦上的音乐,是琴弦震动产生的共鸣效果,而非小提琴本身发出的声音,这便是科学家们最新开发的宇宙统一理论,弦论。

弦论
大家知道,物质是由分子、原子、质子、中子、电子和夸克组成。但作为最基层的粒子夸克,寿命极短,转瞬即逝,你很难看到它的踪影。这就产生一个问题,那有形的物质究竟上哪儿去了,我明明有手有脚,有鼻有耳,有脑有心,大活人一个,怎么就变成了无形的“空”、“无”的我呢?
霍金解释说,物质的基本粒子始终处于震动的状态,我们难以观察到它的实体形状,这好比我们手持琴弓,在琴弦上运动,产生摩擦和震动,那手指不停按动的每个音符,发出的音响,就是我们眼前所有物质的真实面貌,它的有形实体既不是琴弦、琴弓和琴箱,而是他们震动产生的共鸣音乐。说到底,我们眼前的宇宙就是由不同音符组成的美丽交响曲。

宇宙就是一首美丽的交响曲
但科学家还有一道坎过不去,演奏这首美丽交响曲的演奏者是谁?是“上帝”还是“存在”?粒子的自旋共振是大自然赋予它的自然禀性。窃以为,应该是指示它如何演奏的宇宙意识!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是因为量子纠缠产生的幽灵感应,拉动了大自然的弦弓。
我们体内隐藏三百多个基本粒子,其中绝大多数很难看到踪影的,只有原子质子电子等极少数粒子比较稳定。这些稳定的粒子被称作弦,只有手持琴弓的意识开拉,才能激活300颗粒子的震动,产生美妙的音乐。当精神意识薄弱,处于被动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状态,琴弦会发出唦哑的杀鸡叫声,琴弓会渐渐停止,生命嘎然而止!当你的精神处于积极状态,琴弓便行云流水,游龙戏珠,三百个粒子全被激活,奏响的一定是宇宙最美妙的音乐。
自然,我们的意识就产生于被爱因斯坦称作闹鬼的量子纠缠,宇宙爆炸之初,已经存在137亿年了。我与宇宙同寿,与天地同在,天地与我浑然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