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琳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视频】沉醉不知归路 | 今晚,沼泽乐队「争鸣二十载」 如梦如幻-SUBLIVE



沼泽乐队『争鸣二十载』2018全国巡演哈尔滨站
9月17日19:30
SUB LIVE
南岗区学府三道街12号院内
咨询微信:subartspace
预售100RMB 现场150RMB
沼泽乐队 - 《沉醉不知处》
沼泽乐队于六月底登录台湾举行了台北Legacy的首次专场演出与首演台湾嘉义觉醒音乐祭。更接受了台湾blow吹音乐杂志(台湾著名独立音乐网络杂志)的专访。

沼泽于台湾嘉义觉醒音乐祭现场
大音希声专访沼泽乐队海亮
作者:台湾知名乐评─王信权(瓦瓦)
编辑:Tammy
今年6月底,完成欧洲巡回之后鄂敏,沼泽在Legacy演出的当天下午,吉他手细辉、贝斯手阿来及鼓手海逊正在试音,海亮在后台的休息室对我说:「第三次来演出了,不过之前两次都是和很多乐队联合演出,这次是第一次在台湾,做我们叫『专场』,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样说法?就是以我们为主的音乐会吧,相当于所谓歌手的『个唱』??」
QA&
Q:
那你们对于台湾有什么特别印象吗?
我们本身是广东人,气候是比较接近的。因为都有很长的台风天也很热,美食都很出名。基本上,我们在这里感觉到亲切,但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可能在广东来说,许多文青很喜欢来台湾,他们就觉得这里的文艺氛围会特别浓厚一点。我们之前来,主办方都会带我们到处去逛故宫博物院、士林夜市??,一些比较传统的观光景点。但是嗯瓮,这次我们比较free 一点,找了一间民宿,自己到处逛逛街,反而更深入。

台北街头留影
Q:
你们听台湾的独立音乐吗?
经常听呀!
我们听了蛮多的,甜梅号、大象体操??。今晚做我们演出嘉宾的康士坦的变化球,也很不错。流行、民谣的也会听,我们吉他手很喜欢陈绮贞(笑)。我们跟魏如萱合作过,她有翻唱我们的作品。
在中国南方来说,台湾的团特别受欢迎,应该说是整个华语地区都很受欢迎吧?回想一下,影响力其实很大。因为过去我们可以感受到香港流行或独立音乐在广东的影响力大一点,但是这些年就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反而是现在台湾的影响力会大很多。

当晚与台湾乐团“康士坦的变化球”一起在台北Legacy演出
Q:
可以了解中国后摇滚或是乐器摇滚的现况吗乌马河贴吧?
每个大城市几乎都有听这种音乐的圈子。每一个地方都会有很多团,也不算走到主流吧?还是很独立的状态。但是在独立音乐的领域,已经占了一个相当大的比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兴旺,现在很多团都在做全国巡演,票房也都还不错。
有一个人分析过,中国一直有听器乐的文人传统。古琴本身也都是以「琴曲」为主,也是一种器乐,甚至认为「琴歌」是不好的表现。
Q:
怎么看待后摇滚(Post-Rock)在形式上的框架呢?
任何一种音乐都会走向越来越同质化,我觉得是人类的一种特点吧?有的人可能是一种跟风,有的人可能出于没有方向。因为凭空去颠覆一些东西总是比较难。
Post-Rock 原来的定义也是很开放性,所以早期的Post-Rock 的类型是很多的,但是慢慢就有一个主流的方向。我其实是认为Post-Rock 有狭义与广义的区分,沼泽也是经常被人归类为后摇。我们认为采取广义的话,我们可以接受被定义成Post-Rock。但是狭义的话,我们没有兴趣被归类到这个框架里面。例如Mogwai本身也是走得比较前面的乐团,也是在做一些比较开创性的东西,但后来的乐团再去重复,意义其实已经不大了。
一开始接触这个风格的时候,我感觉到是很开阔的世界,甚至可以说,后摇滚是一种跟爵士乐、古典乐、摇滚乐一样都是并列的体系。但是现在很明显,后摇滚越来越被「框」进成为摇滚的一种,反而是一种束缚。

在台北书店寻找“精神粮食”
Q:
所以你们比较把自己定义成「器乐」的摇滚吗?
我们是有想过要不要自己想一个定义,后来发现这样还是太过于迂腐了。
我们的唱片在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归类:广州的书店会放到「新民乐」、也有些人会放到New Age??很明显不靠谱,但我们觉得无所谓。还有一些独立的唱片店会放到后摇钱景峰,然后欧洲乐评会把我们归类为Post-Rock 或是Progressive rock。
许多人只是需要一个「标签」去寻找自己喜欢的音乐。但我们不太在意定义,关键是自己的音乐是独特的,要有自己的方向。

photo by changiyun
Q:
可以聊一下古琴这个乐器吗?从专辑录音里可以发现,虽然古琴并不是属于很大声的乐器,但音色的特质很有存在感。
当然音色是一个特点,整个琴身作为一个共鸣体,所以余音会比较长、震荡会比较充分。然后,古琴本身的共鸣箱不是在上面而是在下面,声音会像在一个山洞里面走不出来致命总裁,所以是有一个比较沉郁的特点。
我觉得古琴不仅仅是音色的特点,还是一种不同思维,古琴转调就没有那么容易,因为是旋律性的定调,而不是按照合声定调六经头痛片 ,但后来发现一个东西的缺点,也是优点。因为更完整的泛音音列,方便创作以泛音为基调的乐句。
还有古琴形成所谓「大音希声」、「大道至简」的美学,可以说跟摇滚乐是两个极端,我们也会觉得两个极端的东西碰在一起是特别有趣。

photo by changiyun
Q:
新专辑《争鸣》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什么时候会正式发行?
大概两三个月之后。
我们欧洲巡演时在比利时的森林里面录音,也是我们新的玩法。
我们本来租了当地的studio,排练的途中经过一个森林车爵士官网,听到很多的鸟鸣,也有流水声、风声,阳光照进森林里面非常灿烂,环境特别舒服。因为我们的新专辑主题就是「争鸣」,中国古典意境里面很重要的词,所以鸟叫的声音录下来可能也是很好的背景,跟主题很吻合。
所以我就跟录音师提出这个想法,但他就有点担心说:「森林里面的回响不知道合不合适?」但后来我们就去测试了一下,「哇,发现很棒。」因为树木比较多,然后回声也是很棒,我们就尝试在那里做了录音庄洪兴 。但是我们忙完欧洲的巡演,回到国内又做了一个月的巡演,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去做后期(制作),可能需要一个多月的后期,正式发行应该要两三个月左右吧。

新专辑《争鸣》在比利时森林录音现场
Q:
可以聊聊国外演出的经验吗?巡回甚至还原到了俄罗斯,当地民众或乐迷的反应如何呢?
我们是去年到俄罗斯,人们还是蛮热情的,但是整体来说??你会感受得到内敛一点。我们去年也去了南美,那些人都特别热情,走在街上都会拉你去合照,小孩子也会围着你耍中国功夫(笑)。
每个国家不同城市的人都会有点不一样。纽约的话,你会感觉到跟大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小小格斗,但是我们还去了伯灵顿,美国东北乡郊的地方,那里的人就特别友善,陌生的人都会跟我们打招呼。欧洲也是区别很大,瑞士的话,人就高冷一点浴血承欢,但是去到意大利就会很热情,我把乐器放在街边,也很多年轻人过来搭讪,他们特别好奇。
乐迷的话,反而是我觉得比较共通。周冬雨高考成绩唯一一个区别是我们在国内的话闪酷卡,可能来看的人,大部分是比较年轻的,但是我们在欧洲或在别的地方,我感觉到各个年龄层都会很多,当然还是以年轻人为主,但经常看见60或50 多岁的乐迷,他们不会觉得这只是年轻人的东西。

沼泽与欧洲街头的年轻人
Q:
最后一个问题是沼泽成军20年,一路走来的感想?那些改变是重大的关键?
嗯??不知道怎么回答,百感交集(笑)。
音乐方面的改变,那肯定是从2006 年开始,我们尝试了古琴与音乐做配合。因为没有人去做过这样的事情,等于整个编制彻底改变。但在心态上面,我们一直都没有改变。我们很喜欢泰迪罗宾的歌〈永远活在青春期〉,一直保持活力与勇气去改变自己。所以去年我们写了〈如果我失去了青春〉,也是想表达这种感受。
我身边有很多老朋友,也做了很多年的音乐。我有一次跟他们喝酒的时候,我就说:「我最近听到一首音乐好感动,我听哭了。」他们回说:「你现在还会这样吗?」我经常会听音乐听到落泪或是起鸡皮,但是他们已经很少这样了,可能是慢慢越来越麻木了,我觉得应该要永远保持着敏感吧。
扫码购票
预售100RMB 现场150RMB